子墨

【LotR/AL】嘘,别说话(Shh…Keep Silent)

Gutter:

Chapter 2
他们在跃马酒店又待了一周,当两人几乎等得绝望到要离店的时候——啊?呃,不不不,不是因为钱不够了……两人睡一间房,还是一张大床的那种,其实还是很省钱的——不靠谱的灰袍巫师终于戴着他的尖帽子出现了。



“一杯麦芽酒,一块奶酪饼,谢谢。”甘道夫冲着莱戈拉斯点点头,摘下了他的帽子,无视了王子下楼时的一个白眼。阿拉贡注意到这顶帽子还挺新,似乎不是上个月他见到的那顶,他在等莱戈拉斯上来的空档琢磨着哪儿会买这种稀奇古怪的帽子。



“别想了,罗斯洛立安出产,凯兰崔尔夫人专供。”清脆的声音随着木杯的碰撞声靠近了来:“凯勒鹏领主可好?”声音的主人“砰”的一声把杯子砸在巫师的面前,于是一杯酒就飞出去了一半。



“莱戈拉斯·绿叶!你是否还记得我说的是‘一杯麦芽酒,一块奶酪饼’?而不是‘半杯麦芽酒,一块被跺了一脚还洒满酒的奶酪饼’!”巫师纠结地看着他面前的“一摊”,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吃下去。



“就当是您迟到一周的小小惩罚也不为过吧,米斯兰迪尔?”被大声叫出全名的精灵也不甘拜下风。“那为什么是木杯装?你要知道玻璃杯装的麦芽酒可是带冰块的!”精灵感觉此刻巫师没有一点德高望重的样子,活像他在长湖镇街边看到的讨价还价的老大妈,他忍住想要再翻一个白眼的冲动,一屁股坐在阿拉贡腿上,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讨厌所有玻璃杯……好吧,您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莱戈拉斯只好把自己的那一份推到甘道夫面前,看着这个灰袍神棍阴谋得逞又意味深长的表情。



“索伦的力量又复苏了,阿拉贡,夏尔的一个叫比尔博·巴金斯的人拿到了一枚力量之戒,我现在无法确定那是不是至尊魔戒,我需要你和你的族人盯紧夏尔。”灰袍神棍终于恢复了巫师该有的样子,阿拉贡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蜂蜜水?”游侠努力将嘴里甜腻腻的东西咽了下去,道:“莱戈拉斯,我想你或者是奶油伯大概是搞错了?”“一点没错。”精灵心满意足地靠在阿拉贡身上,继续说:“你前几天已经把一年分量的酒喝完了,今年你只能喝蜂蜜水了。”看了看爱人扭曲的表情,精灵默默地加了一句:“呃,如果你喜欢,还有柠檬水,茶,随你挑。”



甘道夫不知何时又把帽子戴上了,他拉下帽檐阻挡着面前的“强光”,自顾自地吃着。 



“我怀疑那就是至尊戒。”莱戈拉斯的声音响起,声音里少有地带上了沉静,甘道夫只好又把帽子摘下来,问:“你知道了了什么?”“我没法确定,只是怀疑。我见到过比尔博突然消失不见,只有至尊戒才有这样的力量。”“在哪?”阿拉贡问。“幽暗密林,我的家乡。那几个矮人闯进来撞见蜘蛛的时候我在带队巡逻。最后我们救了他们,但是之前我一直按兵不动观察他们。”莱戈拉斯回忆着:“他们拨动了蛛网,招来了蜘蛛,那个霍比特人就消失了。而后来他从我Ada那还偷走了地牢的钥匙,那是要路过Ada的面前的,没人能明目张胆地从他面前走过去还不被他发现。”



“在一切确定以前我们决不能打草惊蛇,我们需要静观其变。”阿拉贡顺了顺莱戈拉斯的金发,问:“甘道夫,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我简直要被闪瞎了,我要到集市上走一趟,买副眼镜再涂黑了。”巫师条件反射地回答。“您说什么?”莱戈拉斯奇怪地问。“我是说。”巫师随机应变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多尔戈多的阴影加重了,我要先到幽暗密林走一趟,向你父亲说明这一切。一旦索伦东山再起,多尔戈多暂时平息的黑暗的又会再度席卷而来,你们的人民会遭殃的。”“多尔戈多已经不再是阿蒙兰斯了,西尔凡精灵对其已经无法采取措施了。”阿拉贡摇摇头,莱戈拉斯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阿蒙兰斯早已沦陷,如今很少有人记得它曾经的样子。我们的子民无法驱逐多尔戈多的黑暗,我们甚至不愿意靠近那一步,任何人除非必要都不会靠近那,包括您,米斯兰迪尔。我们能做的只是保卫剩下的国土,您知道的,我们离魔多太近了,即使是索伦没有再度现身的年代,我们也常常遭遇半兽人、蜘蛛和座狼的骚扰。”



“总之我先要去幽暗密林,如果我再有什么事,下次你们回到跃马酒店奶油伯会告诉你们。”巫师不知不觉已经扫荡完了除了那块被跺过的饼之外的所有东西,包括那杯蜂蜜水。他再次戴上他的帽子,准备离开。“我会回到杜内丹人的部落去,派遣更多的人去加强对夏尔的保护。”阿拉贡也起身说。“那我呢?”精灵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独立了,他挣脱阿拉贡的怀抱,踮着脚努力直视着他。“我难道要和米斯兰迪尔回幽暗密林?Ada会笑死我的,他会拿权杖戳我的屁股的!他会以此为笑柄笑话他‘最最亲爱的儿子’一百年!要知道我才出来几天!”



“就当我刚刚口误吧,我们会回到杜内丹人的部落,也许他们应该早点见见族长夫人。”阿拉贡双手按住莱戈拉斯的肩膀,把虚假的身高摁了下去,低头亲了一口精灵的鼻尖。



“等等,米斯兰迪尔还在这呢。”莱戈拉斯再一次后知后觉地发现。于是他开口:“米斯兰……”精灵一句话没说完,鼻尖上的嘴唇就挪到了精灵薄薄的两片上。



“嘘,别说话。”阿拉贡轻轻吮吸着精灵的唇瓣。



“噢,现在的年轻人!我这老花眼是要提前瞎啊。”甘道夫拿起手杖,微笑着飞快地离开了。



“担心什么,他以后还得给咱俩当证婚人呢。”人类朝精灵笑。

评论

热度(105)

  1. 子墨Gut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