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

【鸣佐】荒原野火19

游歌:

我在第一章里面标注了私设多,可以当成架空看,从这一章开始,就是真的私设满天飞,甚至超脱火影原本的世界观了……请先确认这一点再继续进行


  


  第19章 一木成林


  


  一路躲避着白绝的行踪,再往前走,渐渐地就愈发走进山里了。


  “我们走了多久了?”鹤子抬起头,头顶严密的枝叶背后隐约透过一丝光亮,“好像已经天亮了。这里树木密集,草木丛生,没有丝毫活人活动的踪迹,我们大概跑进山里了吧。”


  “先走出树林去,想办法确定一下我们的位置,我们身上没有信号弹,只能起个柴火堆放烟当信号给佣兵团的人了——只希望那些怪物别聪明到能辨别人的活动迹象。”


  “这边!”走在最前面的鸣人招了招手,“树林快到尽头了!”


  两人连忙跟上。


  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果然走出了树林,此时已是晨曦,东方的天空中氤氲出淡柔的光线。


  树林外是一片草地,往远处看,还是群山延绵,游川和也仔细观察了一下山势,发现和之前佣兵团露宿时所见的周围的山形完全不同,看来三人这一夜里先是顺着湍急的河流漂流了一阵,又受到白绝叫声惊讶连夜赶路,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怎么办?”鹤子问他,“找处高地观察一下附近?”


  两人还思考着,鸣人已经迅速地跑到前面去了。


  毕竟三人身份有别,鹤子虽说练武,但毕竟女流之辈,只能说勉强可以自保,遇到危机不会变成纯粹的拖累,但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游川和也倒是个能打的,但他现在毕竟赤手空拳,又要保护鹤子,心里也是紧绷着根弦的。


  他们之所以铤而走险选着荒原为路线,就是为了赶时间,但现在与大部队失散,又身处险境,对于自身安危的担心,对于无法按时抵达雷之国使一切希望化为泡影的忧虑,使两人具是身心疲惫。


  鸣人的心境和这两人则是完全不同,两人觉得现在的境地是危机重重,一步踏错恐怕就再难以离开荒原,而鸣人他对此,完全不在意。


  打从一开始鸣人就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危及性命,毕竟实力摆在这里。他现在烦恼的是别的事,自从昨夜跟鹤子闲聊之后,鸣人猛然意识到自己面前摆着一个再次选择的机会,试问世上有多少人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比起那些如影随形,在附近游荡的白绝,鸣人内心的挣扎才更令他煎熬。


  可他曾经就那样决定的,现在又要去改变吗?鸣人发现自己还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不急,就像鹤子所说,他还年轻,几近于奇迹的忍术给了他鲜活的身体,给了他拥有可能性的未来,一切都为尘埃落定,现在还有机会。


  在那之前,必须先去到佐助身边才行。


  专注于自己的问题所以随着那两人带着他越走越偏离佐助越来越远的鸣人终于醒悟过来。


  “这边有条小路啊我说!”鸣人大声喊那两人。


  两人具是一惊,连忙跑过去。


  游川和也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别大声嚷嚷啊,这附近有没有危险还不知道呢!”


  “先不说这个。”鹤子仔细观察那条小路,“路面平整,路中间没有杂草,应该是经常有人走动的。”她弯下腰去看了看,“隐约能看见一些足迹,有人的也有蹄印,没有轮胎压痕。”


  “不可能,这里是荒原,而且是深山里,怎么可能有活人活动的痕迹,你说白绝跑出来的脚印还差不多!”游川和也想也不想就否定了鹤子的判断。“荒原”的含义就是被白绝占领的无人踏足之地,那这里又怎么可能经常有人走动?或者再想想,能在这种地方经常走动的,是什么人?


  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所以当鹤子说出有人经常走动的痕迹时,游川和也连低头多看几眼都没有,就否定了她的判断。


  然而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说这里没有人,那那个是什么啊我说。”


  鸣人指着小路的一端,两人立即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在目之所及的远方,小路的尽头处,一个普通农家打扮的青年男子正健步走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头驴子,驴子上扛着几大包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游川和也跟鹤子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种地方?大活人?


  这已经是超出常识的事情了。


  几人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即迎着那个青年走过去。


  距离比较近了之后再观察,这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青年人,三人谁都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居然能在危机重重的荒原之中闲庭信步地溜驴子。


  待那青年走动三人身边了,看见他们也没有露出丝毫不自然的表情,就好像大街上随便看见三个人一样。发现三人都盯着自己,还对三人友好地笑了笑,牵着自己的驴子一溜烟儿走远了,剩下茫然失措的三人面面相觑。


  三人愣了好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应该逮住那青年询问一番的,这才匆匆忙忙追了上去,然而不过片刻,那青年的身影竟然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钻进树林。


  鸣人此刻才稍微有了点危机感,他想着干脆就地打坐久违地进入一下仙人模式,靠仙人模式的感知力去找那青年的下落。


  鹤子却提出要沿着小路去看看青年的来处,游川和也也赞同鹤子的提议,鸣人只好将自己还没说出口的打算又咽了回去,跟着两人一起沿着那条诡异的小道去一探究竟了。


  为了保持体力,三人行进速度不快,走了快有一个小时,终于走到小路的尽头了。


  然后三人一起,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十来间木屋交错坐落,篱笆旁零星点着各色小花,衣冠简朴的村民进进出出忙碌着,梳着小辫子的幼童在木屋间的小路上追逐打闹。再远一点的地方是一片农田,田间隐约可见忙碌的身影。


  “这是……什么?”鹤子喃喃道。


  鸣人几步跑到小路一侧,拍了拍路边的石碑,石碑上书——南泉村。


  鹤子不禁后退一步。


  “这怎么可能!村庄?早几百年就没有这种东西了!我……”太过于超出常识的景象让游川和也有些失态地叫出了声。


  “先别慌,进去看看。”鹤子正想往前走,却被游川和也一把抓住。


  “不行,这里太诡异了!”


  鸣人看着村子里的景象,倒是跃跃欲试:“哪里诡异了?很正常的一个村子啊。”


  “村子这种东西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很不正常了!”游川和也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但还是死死抓着鹤子不让她往前走:“我说鸣人小哥!缺乏常识也不是你这样的吧!村庄小镇这种东西,自打浩劫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即使是安全区,偶尔也会有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白绝游荡,缺少自御能力的小型人类聚居地,只需要跑进去一个白绝,只需要一两个人被白绝抓伤,最后的结局就是全灭。吸取教训之后,人类居住的地方,要么是铁壁铜墙的城市,要么是堡垒式的驿站,像这样开放式的小村庄……说真的,我只在以前读书的时候在课本上看到过一幅插图。”


  “和也,你先别急,我们再看看情况。”鹤子说。


  “那我们不是更应该进去看看吗?”鸣人说。


  游川和也所说的情况,鸣人是真的不知道,他所生活的年代,村落才是人类居所的主体,即使到他快去世的几年,人口增长,木叶村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不能算是村的规模了,但也没有现在这样竖起高墙将所有房屋都围在其中。


  而城市外的情况,从复活以来,这次荒原之行还是鸣人第一次离开木叶城,他对现在世界的样子不了解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但即使了解了,他也不会因为觉得诡异就远离这个南泉村。


  “就是因为很奇怪,我们才应该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鸣人这样说道。


  游川和也刚想再说点什么,村子里的村民已经发现了在村里附近站了半天喋喋不休的三人了。


  “喂!”一个手挽着竹篮的中年妇女大喊道,“那边三个过路人,你们来我们南泉村有什么事吗!”


  游川和也拦得住鹤子,可惜拦不住鸣人,他手刚举起来,鸣人就已经一个箭步窜向那中年妇女了。


  “大婶!我们迷路了啊我说!”鸣人一张笑脸跑到那妇女身边,“这边好多山,我们走着走着就跟同伴失散了,大婶,这里是哪儿啊,附近的村子怎么走你知道吗?”


  不远处鹤子对游川和也使了个眼色,游川和也虽然心里还是不赞同,但也乖乖跟着鹤子走过去了。


  “原来是迷路了啊。”妇人好脾气地笑了笑,从竹篮里拿出一个白面馒头塞进鸣人手里,“一身跑得灰扑扑的,在树林里吃了不少苦头吧,这么小年纪就到处跑了,真是辛苦啊。”


  鸣人接着这馒头,也有点哭笑不得,照理说他真实的年纪比这妇人大了好多倍了,但现在又确实是十七岁,只是总觉得好像莫名地就占了别人便宜。


  “我急着去田里给我老公送午饭,你们三个进村找人问问吧。”


  妇人说完就离开了,三人只好走进了村子里面。


  


  =


  


  佐助带着其他人刚翻过一座小山,此刻的他们站在一处断崖上,看着前方的山谷,没有走到断崖前,那山谷中的景象都被山体遮掩了,直到他们终于爬上断崖,山谷中的一切在落入他们眼帘。


  然后一行人全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他们眼前的是一棵树。


  有点高,大概有半座山那么高的树。


  那大概是棵榕树,说大概是因为至少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觉得眼前的庞然巨物真的是一棵树。枝叶交错,遮天蔽日,根须盘扎,牢牢占据了大半个山谷,它就像一只铁青色的巨兽,在山谷中小憩。


  那是“树”的子体,四百年前席卷了世界的真正的怪物。从母体被佐助斩断以来,这些子体就在大陆的各处安然沉睡着,又仿佛随时会惊醒,再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人间。


  从荒原成为人类禁区后,“树”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再出现在人类面前了。


  “团长他们……”白石绫音作为佣兵团的副团长,最为关心的自然是自家团长的下落,但从佐助一直凝视着“树”的眼睛里,她已经隐约读到了不好的预感。


  “在那边。”佐助指着树的根部。


  一行人从初见这“树”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仔细去看,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树的根须似乎盘绕包裹着一个巨大的半球体,那半球体看着像是透明的,但其间云雾缭绕,完全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他们在那里面。”佐助转身看着这一行人,“那么现在,有谁要跟我一起进去吗?”


  


-TBC-



评论

热度(120)

  1. 子墨游歌 转载了此文字